英国留学优选合作机构
为国内学子留学英国提供一站式无忧解决方案
在线咨询

汇英郭老师 汇英郭老师

赵老师 汇英赵老师

郭老师 汇英李老师

电话咨询:

             18601289421

             18611992188




2018英国留学学生录取动态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布里斯托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斯旺西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玛丽女王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诺丁汉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爱丁堡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武汉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武汉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巴斯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金童鞋  宁波大学     南安普顿大学

金童鞋  宁波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UEA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肯特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埃塞克斯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考文垂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阿伯丁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利物浦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利兹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利兹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伯明翰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南安普顿大学

张童鞋  吉林艺术学院 卡迪夫大学

李童鞋  三亚学院     利兹大学

韩童鞋  云南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辛童鞋  北京二外    利兹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利兹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利兹大学

王童鞋  辽宁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李童鞋  黑龙江科技大 谢菲尔德大学

范童鞋  北京师大珠海 东安格利亚大学

马童鞋  辽东学院     卡迪夫大学

马童鞋  辽东学院     纽卡斯尔

储童鞋  北京二外   纽卡伦敦

储童鞋  北京二外   利兹大学

刘童鞋  哈尔滨理工大学纽卡斯尔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约克大学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兰卡斯特大学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柳童鞋  辽宁师范大学  诺丁汉大学

柳童鞋  辽宁师范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李童鞋  大连交通大学  谢菲尔德

樊童鞋  南佛罗里达  谢菲尔德

樊童鞋  南佛罗里达  格拉斯哥大学

潘童鞋  北京交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潘童鞋  北京交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埃塞克斯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肯特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皇家霍洛威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考文垂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阿伯丁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利兹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卡迪夫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斯尔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伦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韦童鞋  广西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韦童鞋  广西大学      巴斯大学

史童鞋  广西民族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陈童鞋  华东理工大学  东安格利亚大学

王童鞋  哈尔滨商业大学 玛丽女王大学

王童鞋  哈尔滨商业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温童鞋 上海理工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南昌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南昌大学      伯明翰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拉夫堡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阿伯丁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利兹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利兹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内蒙古财经大学     诺丁汉大学

王童鞋  内蒙古财经大学     UEA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利兹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阿伯丁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利物浦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纽卡斯尔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埃克塞特大学

汤童鞋  太原理工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朱童鞋  辽东学院           诺丁汉大学

朱童鞋  辽东学院           诺丁汉大学

新闻详情
打给爱情的电话
 

作者:朱砂

  从我住进病房的那一刻起,对面床上的那对夫妻便一直小声地争吵着,女人想走,男人要留。

  听护士讲,女人患的是胶质细胞瘤,脑瘤的一种,致癌率极高。

  从他们断断续续的争吵中,一个农村家庭的影子渐渐在我面前清晰起来:女人46岁,有两个孩子,女儿去年刚考上大学,儿子念高一;十二亩地、六头猪、一头牛,是他们全部的家当。

  医院的走廊里有一部插磁卡的电话,就安在病房门外三四米远的地方,由于手机的普及,已经鲜有人用了。楼下的小卖部卖电话卡,几乎每个傍晚,男人都要到走廊上给家里打电话。

  男人的声音很大,虽然每次他都刻意关上病房的门,可病房里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每天,男人都在事无巨细地问儿子,牛和猪是否都喂饱了,院门插了没有,嘱咐儿子别学得太晚影响了第二天上课,最后,千篇一律地以一句“你妈的病没什么大碍,过几天我们就回去了”作为结尾。

  女人住进来的第四天,医院安排了开颅手术。那天早晨,女人的病床前多了一男一女,看样子是那女人的哥哥和妹妹。女人握着妹妹的手,眼睛却一刻也不离开男人的脸。

  麻醉前,女人突然抓住了男人的胳膊说:“他爸,我要是下不了手术台,用被卧把我埋在房后的林子里就行。咱不办事儿,不花那个冤枉钱,你这回一定要听我的啊!”女人的声音颤抖着,泪,汩汩地淌了下来。

  “嗯,你就甭操那心了。”男人说。

  晶亮的液体一点点地注入了女人的静脉。随着女人的眼皮渐渐垂下,男人脸上的肌肉一条条地僵硬起来。

  护士推走了女人,男人和两个亲戚跟了出去。

  只过了一会儿,男人便被妻哥扯了回来。妻哥把男人按在床上,男人坐下,又站了起来,又坐下,一只手不停地捻着床头的被角。

  “大哥,你说,淑珍这手术应该没事儿吧?”男人定定地瞅着妻哥,脸上的神情看上去像个无助的孩子。

  “医生说了没事就应该没事儿的,放心吧!”妻哥安慰着男人。

  二十分钟后,男人又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被妻哥扯了回来。如此反复了五六次,终于,女人在大家的簇拥下被推了回来。

  女人头上缠着雪白的纱布,脸色有些苍白,眼睛微微地闭着,像是睡着了。

  手忙脚乱地安排好了女人,男人又出去了,回来时,手里拎了一包东西。一向都是三个馒头几片榨菜便打发了一顿饭的男人,这次破天荒地买回了一兜包子。

  男人不停地劝妻哥和妻妹多吃点儿,自己却只吃了两个,便端起了水杯。

  那个傍晚,不知是忘了还是其他原因,男人没给家里打电话。

  晚上,病房里的灯一直亮着。半夜,我起来去厕所,看到男人坐在妻子的床头,像尊雕塑般一动不动地瞅着女人的脸。

  第二天上午,女人醒了,虽不能说话,却微笑着瞅着男人。男人高兴地搓着手,跑到楼下买了许多糖,送到了医生办公室,送到了护士台,还给了我和邻床的山西老太太每人一把。

  女人看上去精神还不错,摘掉氧气罩的第一天,便又开始闹着回家。男人无奈,只得像哄孩子似的不停地给女人讲各种看来的、听来的新鲜事儿,打发时间。

  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每天傍晚,男人又开始站到楼道的磁卡电话旁,喋喋不休地嘱咐起了儿子。还是那么大的嗓门儿,还是那些琐碎的事儿,千篇一律的内容我都能背出来了。

  一天晚上,我从水房出来,男人正站在电话旁边大声唠叨着:“牛一天喂两回就行,冬天又不干活儿,饿着点没事儿,猪你可得给我喂好了啊,养足了膘儿,年根儿能卖个好价钱。你妈恢复得挺好,医生说再巩固几天就能出院了……”

  男人自顾自地说着,一边的我看得目瞪口呆。那一刻,我惊奇地发现,电话机上,根本没插磁卡!

  撂了电话,男人下意识地抬头,看到我脸上错愕的表情。

  我指了指电话,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往电话上面插磁卡了。

  “嘘——”男人的食指放在嘴边,示意我别出声。

  “赵大哥,这会儿不担心你家的猪和牛了?”我一脸疑惑地瞅着男人,小声问了一句。

  “牛和猪早托俺妻哥卖掉凑手术费了!”男人低低地回答,随即冲我做了个鬼脸儿,用手指了指病房的门。

  我恍然大悟,原来,男人的电话不是打给家中儿子的,而是“打”给病床上的妻子的!

  那一刻,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为他,为她,为他们的爱情。

  原来,尘世间还有如此让人动容的真情。没有玫瑰的浪漫和海誓山盟的矫情,他们的爱,早已被细细密密的岁月针脚缝合成一件贴身的衣服,体己、暖身,相依为命。那份细腻而隽永的恩情,在朝朝暮暮的相依相伴中,沉淀出了人世间最美的爱情旋律,平凡,质朴,入骨入髓。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