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留学优选合作机构
为国内学子留学英国提供一站式无忧解决方案
在线咨询

汇英郭老师 汇英郭老师

赵老师 汇英赵老师

郭老师 汇英李老师

电话咨询:

             18601289421

             18611992188




2018英国留学学生录取动态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布里斯托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斯旺西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玛丽女王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诺丁汉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爱丁堡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武汉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武汉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巴斯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金童鞋  宁波大学     南安普顿大学

金童鞋  宁波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UEA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肯特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埃塞克斯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考文垂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阿伯丁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利物浦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利兹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利兹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伯明翰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南安普顿大学

张童鞋  吉林艺术学院 卡迪夫大学

李童鞋  三亚学院     利兹大学

韩童鞋  云南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辛童鞋  北京二外    利兹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利兹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利兹大学

王童鞋  辽宁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李童鞋  黑龙江科技大 谢菲尔德大学

范童鞋  北京师大珠海 东安格利亚大学

马童鞋  辽东学院     卡迪夫大学

马童鞋  辽东学院     纽卡斯尔

储童鞋  北京二外   纽卡伦敦

储童鞋  北京二外   利兹大学

刘童鞋  哈尔滨理工大学纽卡斯尔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约克大学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兰卡斯特大学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柳童鞋  辽宁师范大学  诺丁汉大学

柳童鞋  辽宁师范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李童鞋  大连交通大学  谢菲尔德

樊童鞋  南佛罗里达  谢菲尔德

樊童鞋  南佛罗里达  格拉斯哥大学

潘童鞋  北京交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潘童鞋  北京交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埃塞克斯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肯特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皇家霍洛威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考文垂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阿伯丁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利兹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卡迪夫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斯尔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伦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韦童鞋  广西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韦童鞋  广西大学      巴斯大学

史童鞋  广西民族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陈童鞋  华东理工大学  东安格利亚大学

王童鞋  哈尔滨商业大学 玛丽女王大学

王童鞋  哈尔滨商业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温童鞋 上海理工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南昌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南昌大学      伯明翰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拉夫堡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阿伯丁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利兹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利兹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内蒙古财经大学     诺丁汉大学

王童鞋  内蒙古财经大学     UEA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利兹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阿伯丁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利物浦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纽卡斯尔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埃克塞特大学

汤童鞋  太原理工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朱童鞋  辽东学院           诺丁汉大学

朱童鞋  辽东学院           诺丁汉大学

新闻详情
真正的爱,总是细水长流
 

 前些日子去挪威玩了一阵,让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那儿美丽的自然风光,也不是更美的北欧青年,而是在飞机上听到的一个故事。

  女主人公是个37岁的挪威女人。有一天,她做教授的丈夫跟她坦白,自己爱上了一个学生。那天还是他们结婚7周年纪念日。

  据女主人公说,她丈夫也不是故意挑那天说的,他本想过完纪念日再说,但那天女主人公发现丈夫情绪不对,两人聊着聊着,丈夫就把事情抖了出来。那时候教授跟女学生还是柏拉图式的爱情。

  她问丈夫:“你想怎么办?”

  丈夫说:“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你跟我说过,‘你要是爱上了别人,我宁愿你告诉我’。”

  “是呀,我还说过,我不愿意你为我做什么牺牲。这样对你我都不公平。你得不到她,你会痛苦,她也会痛苦。只有我自己不明真相傻乐,但这种快乐毫无意义。那么,你现在更爱她,是吧?”

  丈夫没说话,脸色跟她一样惨白。她明白那种伤害一个你在乎的人的痛,就算不及受伤害者的痛,也是剧烈的。除了痛,还有深深的内疚。他无法把答案说出口:是的,我现在爱她更多。不过她都懂了。

  她说:“谢谢你告诉我。婚姻可以破,信任不能破。我们离婚吧。”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讨论离婚的事情了。丈夫也挺够义气的,打算把财产都给她。她说:“我不要你的钱。我只有一个条件——我们先分手,3年后再正式离婚。”

  教授把她的条件跟那个学生说了。学生不太高兴,不过最后还是妥协了。

  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女主人公自始至终没说过男人跟小三的一句坏话。相反,在讲这个故事之前,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丈夫是个好人”。比如当教 授之前,他在一个公司上班,公司要裁一批人,其中有一个老员工。他觉得自己年轻,有精力,更好找新工作,就主动提出自己走人,让老员工留下。

  女主人公说:“如果我不先提离婚,他是不会离的。如果我寻死觅活恳求他别再见她,相信他也会那么做,但留住他的人,留不住他的心,有什么用?”

  “但是,你把他推给她,就不怕他回不来吗?”

  “回不来就证明确实不是我的了,那我就再去邂逅属于我的下一次爱情。但是我不想让自己带着不甘心过活,所以我要尽最大的努力挽回,要是那样他都没有回头,那我也就没有什么不甘心的了。”

  她接着说:“那个女孩确实很漂亮,听说人也很好。当然,我还是蛮相信丈夫的眼光的,不好的人,他也看不上。不过她也跟多数人一样,觉得年轻漂亮是优势。其实一点都不是。年轻漂亮确实容易让人爱上你。得到爱不难,最难的是维持。”

  我问她:“为什么是3年?”

  她说:“哈哈,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两人的激情最多3年就烧光了,而且爱得越烈,烧得越快。他天天跟我在一起,习惯了我的一切。我确信,一旦分 开,他还是会想念我的。也许头一年不会,第二年肯定会。所以我第一年不会去搭理他们,让他们烧吧。等到第二年,再联系他。我知道他的为人,他是不会瞒着那 个女孩子来见我的。但是他肯定会想见我,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女孩子知道他来见我,多半会有点不舒服。年轻女孩嘛,都没安全感。然后我善解人意地跟他说, 要不我们还是不见了?他有什么反应其实都不重要了。

  无非两种情况:

  第一,为了让女朋友满意,不见我。他心里肯定对小女朋友生出不满意。一对情侣,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心里不满意,绝对要吵架。

  第二,他见我。那就换成是他小女朋友不满意了,也肯定会吵架。

  他是一个很不喜欢争吵的人。第三年的时候,他该开始有点烦她了。到那时候,我就离开特隆赫姆(女主人公所在的城市)去旅游,在Facebook上分享各种靓照,偶尔来点儿跟帅哥的合影。当他看到我的生活中没有了他,照样阳光灿烂的时候,他反倒该失落了。”

  我说:“你太理智,太淡定了。你到底爱不爱你丈夫呀?”

  她说:“爱。”

  我还是不甘心,继续问:“有多爱?”

  她说:“姑娘,真正的爱不会让你极其疯狂,而是让你极其理智。为爱疯狂是女人的天性。疯狂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但你想想,让一个女人违背自己的天性去爱,那得有多爱!”

  然后她告诉我,现在就是第三年。

  第一年,除了她也有了自己的情人以外,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一开始两个人说好了,就是情人,但后来那个情人爱上了她,想跟她在一起,她便不再见他了。

  第二年,女学生确实不高兴教授来见女主人公,他们也就没再见面,不过还在Facebook上联系着。虽然他从不跟她提女朋友的事情,但他们的共同朋友告诉她,他们开始吵架了。

  她一直在各个国家玩,只有上周回了特隆赫姆一趟。回家前,她特地在Facebook上发布了消息。这次他不顾女朋友的感受,约她出来喝咖啡了。

  她带着浅浅的微笑说:“昨天他打电话来说了很多话,不过核心就是他跟女朋友坦白了我们的事情,女朋友很崩溃,但还是不愿意分手。最后他提出来要分手,因为他想跟我复合。我跟他说,等我旅行完再说。”

  我问:“你想跟他复合吗?”

  她说:“当然。我爱他,他也爱我,为什么不呢?不过我不能让他知道我的想法。回去我先拒绝他,让他尝尝失去我是什么滋味。”

  临下飞机前,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以后你丈夫要是再心思活络怎么办?”

  她笑笑说:“一个人对有魅力的异性产生一时迷恋的感觉,倾慕对方,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偶尔也会这样。关键是我们的迷恋是不是只是心思活络,而 不是行为也跟着活络。很多人把心动、迷恋或倾慕误认为爱情,殊不知心动跟真正的爱情根本无法相比。心动的感觉最多只是像钻石的光芒,让你惊叹于它的华丽, 恨不得立刻拥有;真爱就像阳光,久了也许会让人觉得稀松平常,但这种光芒能温暖你,照耀你,一旦失去,你就会发现整个世界都陷入黑暗了。可惜很多人没有意 识到这一点。经过这次事情,相信他应该懂了。”

  后面的故事我就不知道了。有多少听众,就能设想出多少种结局。我设想的,或者说我愿意相信的结局是——他们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