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留学优选合作机构
为国内学子留学英国提供一站式无忧解决方案
在线咨询

汇英郭老师 汇英郭老师

赵老师 汇英赵老师

郭老师 汇英李老师

电话咨询:

             18601289421

             18611992188




2018英国留学学生录取动态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冯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布里斯托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斯旺西大学

王童鞋  东北农业大学 玛丽女王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诺丁汉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爱丁堡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赵童鞋  天津商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武汉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武汉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巴斯大学

罗童鞋  中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金童鞋  宁波大学     南安普顿大学

金童鞋  宁波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UEA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肯特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埃塞克斯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考文垂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阿伯丁大学

马童鞋  广东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利物浦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利兹大学

魏童鞋  吉林外国语学院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利兹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伯明翰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澳门科技大学 南安普顿大学

张童鞋  吉林艺术学院 卡迪夫大学

李童鞋  三亚学院     利兹大学

韩童鞋  云南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辛童鞋  北京二外    利兹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格拉斯哥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利兹大学

黄童鞋  北京林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张童鞋  沈阳师范大学 利兹大学

王童鞋  辽宁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李童鞋  黑龙江科技大 谢菲尔德大学

范童鞋  北京师大珠海 东安格利亚大学

马童鞋  辽东学院     卡迪夫大学

马童鞋  辽东学院     纽卡斯尔

储童鞋  北京二外   纽卡伦敦

储童鞋  北京二外   利兹大学

刘童鞋  哈尔滨理工大学纽卡斯尔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约克大学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兰卡斯特大学

伍童鞋  天津工业大学  卡迪夫大学

柳童鞋  辽宁师范大学  诺丁汉大学

柳童鞋  辽宁师范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李童鞋  大连交通大学  谢菲尔德

樊童鞋  南佛罗里达  谢菲尔德

樊童鞋  南佛罗里达  格拉斯哥大学

潘童鞋  北京交通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潘童鞋  北京交通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埃塞克斯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肯特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皇家霍洛威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考文垂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王童鞋  江苏理工大学  阿伯丁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利兹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卡迪夫大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斯尔

刘童鞋  河北大学      纽卡伦敦

刘童鞋  河北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韦童鞋  广西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韦童鞋  广西大学      巴斯大学

史童鞋  广西民族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陈童鞋  华东理工大学  东安格利亚大学

王童鞋  哈尔滨商业大学 玛丽女王大学

王童鞋  哈尔滨商业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温童鞋 上海理工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南昌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刘童鞋  南昌大学      伯明翰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拉夫堡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阿伯丁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谢菲尔德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利兹大学

孙童鞋  天津师范大学  埃克赛特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纽卡斯尔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利兹大学  

阮童鞋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卡迪夫大学

王童鞋  内蒙古财经大学     诺丁汉大学

王童鞋  内蒙古财经大学     UEA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利兹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阿伯丁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利物浦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纽卡斯尔大学

韩童鞋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   埃克塞特大学

汤童鞋  太原理工大学       曼彻斯特大学

朱童鞋  辽东学院           诺丁汉大学

朱童鞋  辽东学院           诺丁汉大学

新闻详情
遇见青春遇见你
 

读初三那年,班主任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和以前一样,我们这些“嫌老爱幼”的捣蛋鬼们,再度把充满希冀的翅膀折断,把自己重重地摔落在现实的地面上。我们知道,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能盼来年轻的美女老师,或者来个帅哥也好的这种愿望,在初中阶段算是完全破灭了。

  我们带着已经习惯了两年的失望,在历经开学初的几天折磨后,慢慢地就平复了心情,继续投入在波澜不惊的生活中去,和我们背地里叫他“范老头”的班主任为了生活而生活。

  记得那是初三的第一次班会课上,范老头突然向我们征求意见:以后所有同学之间,不许直呼其名,得把姓去掉。什么意思呢?打个比方,假如某人叫陈展源,就直接称呼其为展源;某女生叫张诗雨,就叫她诗雨。如果遇到姓名本来就两个字的怎么办?直接把姓后面的那个字改为叠字,例如,陈童就成了童童,林月就被叫做月月。总之,不许带姓叫。

  范老头说完,我们都在面面相觑,怀疑范老头今天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要知道,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的中学还是很封建的,别说“童童”“月月”这么亲昵的称呼,就连有时候跟异性说个话,我们都得防贼似的防着老师。而今天,范老头居然如此主动要求我们?

  这样的要求,自然得到万众呼应。看着窃喜的我们,范老头一笑,说,只可内部称呼,不可外传。那是自然——我们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般。

  自打那次之后,我们都有这么一种感觉,和范老头之间的距离仿佛近了一些。这在以前,我们和班主任、老师之间,是从来没有过的。当然,这种亲昵的称呼,我们是没人敢用在范老头的身上管他叫德旺的——他的全名,叫范德旺。、

  那段岁月里,当我们彼此叫着对方的昵称时,在新鲜的同时,居然话音里还隐藏着一丝激动。

  令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惊喜还不止如此。

  不到一个月,范老头问我们,在班级里有没有欣赏的异性?如果有,不妨把他或她的名字写在纸上交给他。起初,我们是不敢这么做的。我们觉得,这简直是找死,谁会傻到将自己欣赏的名单主动供给他呢?

  但是后来,范老头两招就让我们低头了。一,范老头用了激将法,说我们居然懦弱到不敢将自己欣赏的人的名字说出来。二,范老头用他那细小的老鼠眼,充满情真意切地扫向我们,嘴里还说,相信我,没事的!我们被他那眼神给融化了,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答应了他。当然,我们当时每个人都想,即使有事,那法也不能责众吧。

  我们既紧张,又兴奋,颤抖着双手,互相提防着同桌,用手遮掩在纸上方,各自写下了自己欣赏的异性。写之前,尽管范老头着重强调,是欣赏,不是爱!但是,那个时代里,那段岁月里,谁的心底没有一个倾慕的人呢?欣赏就是爱嘛,不爱,又怎能欣赏?所以,我们写下的都是彼此爱慕的人的名字。

  范老头把一张张纸郑重地堆放好,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居然调皮地向我们一笑,然后便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他那一笑不打紧,除了几个胆大的说,为了爱,谁都不惧。其他人,都被吓得自认为是上了范老头的当,以后有苦日子过了。

  然而,我们再一次误会了范老头。

  我们慢慢发现,在以后的调整座位时,很多人的位置都悄然发生了变化。有相当一部分人彼此的同桌,竟然就是上次写的互相倾慕的人。而更绝的是,范老头下了一道死命令:每门学科,每节课后,每个课余的时间段,彼此间都互相检查对方一天的学业。

  范老头说的时候,满脸的轻描淡写。他却不知道,他那副云淡风轻的小模样,却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麻烦——学习努力的,比以前更加努力了。学习不努力的,变得努力了。即便是班级里几个死活都不学习的顽固分子,也每天都抱着书本偏安于一隅啃读起来。试问,谁想在自己欣赏的人面前丢脸?谁又想自己这一对输给另一对?

  其实我们也常讨论,范老头怎么就这么大的胆,敢如此“大逆不道”地出这么多奇招怪招?要知道,这些事要是让学部主任知道了,他肯定是要挨训斥的。要是被校长知道了,说不定就会卷着铺盖走人——他只是一个代课教师,没编制的。我们更不明白,这范老头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他到底是想要我们做什么?范老头不会白白地给我们这些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他一定有所求,有所欲。

  然而,直到我们快要初三毕业了,范老头都没对我们提过什么“回报”。我们唯一给他的回报也是主动自发的,亦是潜滋暗长的——学习方面,我们像是吃了灵丹妙药,范老头在教育教学管理上和其他班的班主任一样,甚至比他们还轻松。但令他们羡慕嫉妒恨的是,我们班的成绩却远远胜过别的班级。

  中考前的第二个晚上,整个年级都在临阵磨枪。彼时的中考,隆重的阵势,是丝毫不亚于现在的高考的。第三节晚自习时,范老头鬼鬼祟祟地到了班级,又鬼鬼祟祟地问我们,最近都学累了,想不想来点新鲜的娱乐节目?

  我们异口同声地说想,他马上把手指放在嘴上——“嘘,小声点!”

  范老头带着我们,猫着腰,一个个贼似的摸到了学校餐厅的二楼。大家都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但谁都有一种预感,一定会如范老头所说的那样:刺激、新鲜。

  餐厅二楼黑灯瞎火的,范老头打开随身带的小手电,将光线贴着地面射出去,这样,楼下的人就不会发现光亮。范老头嘿嘿笑了几声,压低着嗓子问我们:“小兔崽子们,以前我给你们讲过的那个交谊舞还记得吗?”

  我们傻愣愣地只顾点头。

  随着轻柔的舞曲飘入耳朵,范老头打开了收录机,沉声说:“跳吧,跳完咱得抓紧回去!”

  我们这才反应过来,各自结对,我们踩着极度不成熟的舞步,在水泥地面上来回转动。那晚,我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面对面地牵着异性的手,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因为紧张激动发出的喘息声。那晚,我们彼此好多次踩着了对方的脚,但没有一个人叫出声来。我们跳着,跳着,而范老头就猫在窗口那里,随着注意着下面的动静。有人偷偷看到,范老头一面望风,一面偷偷笑着,脸上洋溢得满是幸福和怜爱。

  数支舞曲作罢,乍然停下的我们才感到眩晕,差点没能站稳。范老头领着我们走出餐厅,催促我们赶快回宿舍。临别时,走了几步地的他突然回头,露出一口大黄牙问我们:“我好不好?”

  我们瞬间就泪崩了,每个人在心底里都应了一句:“范老头,你挺好的!”

  次日我们听说,校长问及范老头,全年级都在自习,怎么唯独缺了他的班级?范老头说话掷地有声:“拉出去操练,考前动员,潜能培训!”范老头也真能耐,撒起谎来都理直气壮,连个红脸都没有。

  那年中考,我们班考取县一中的人数,占了全年级的三分之一。考上其他高中和师范的人,也数我们班最多。当然,也有七八个落榜的人,最终回家去了。不过,他们都说,刚入初三时,满以为中考时几门功课加起来不会超过150分,谁成想尽然考了近300分,几乎翻了一番——尽管没考上,想想也很美。

  从那时,到现在,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们在心里都曾感谢过这个聪明又可爱的范老头,谢谢他在那个年代里,为我们那种早就被注定的宛如一潭死水的青春注入了活力,感谢他在我们那段如同嚼蜡般的青葱岁月里,给我们提供的一道又一道精美的菜肴,拼成了一桌桌至今难忘的盛宴!

  我们知道,那桌盛宴,只关青春,无关爱情!

  德旺,谢谢你!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93号